AR/VR设备会成为下一代手机,基于手机的AR、VR设

关于苹果AR、VR设备的传言最近可以说是甚嚣尘上。台媒Digitimes报道,苹果正在与美国游戏公司Valve合作开发一款AR头戴式产品,“地表最强苹果分析师”郭明錤表示,苹果的这款AR头显可能会在 2020年中期上市。The Information的报道称,苹果计划在2022年推出一款增强现实耳机,2023 年推出一款“更时尚”的增强现实眼镜。

图片 1

过去几年中,基于手机的AR、VR设备已经出现了不少,但目前来看AR市场的发展确实不尽如人意。三星的Gear VR和谷歌的Daydream,已经相继被放弃。独立的移动VR设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太重、佩戴不舒适、续航时间短等等。

文/王新喜

早在2017年,库克就曾告诉《独立报》,“现有的技术无法制造优质的AR眼镜”。当年,库克在另一次采访中说:“我认为AR技术拥有和智能手机一样大的市场。如今所有人都使用智能手机。iPhone不是针对特定人口、国家或垂直市场的产品;iPhone适合于所有人。我认为AR市场也应如此。”

据外媒The Information报道称,在今年10月苹果公司的一场内部会议上,负责AR/VR项目的苹果副总裁迈克·罗克韦尔向至少1000名苹果总部员工分享了苹果AR产品路线图,苹果预计在2022年推出第一款头戴式设备,2023年推出体积更小、可长时间配戴的AR智能眼镜,The Information预计在推出后10年内它会取代智能手机iPhone。据知情人士透露,它们被设计成适宜全天佩戴,目前的原型看起来像价格高昂的太阳镜,可以容纳电池和芯片。

从这一点来看,Information的信息可能更准确,苹果需要继续研发技术打磨产品,同时等待5G等基础设施的进一步成熟。

不少业内人士与相关公司发声称,AR/VR设备会成为下一代手机,但眼下或许只是一个BB机,AR在下一个10年必然要替代手机。当然,罗永浩也曾经在与罗振宇的对话节目中表示在研究淘汰智能手机的“人类的下一个计算平台”,而这个计算平台如果没有意外一定是VR、AR这种眼镜,此前Magic Leap的创始人Rony Abovitz也说过AR技术将取代智能手机。

毕竟,苹果目前的营收获利仍稳定成长,他们也不需要急于推出这类产品来争夺市场关注,对苹果来说,重要的是推出的时间点以及产品是否准备完成,赶鸭子上架没有意义。

AR眼镜的未来也被各大机构与巨头企业、投资者看好。当下AR 投融资已经超过 VR,也被认为比 VR 更容易获得收入。

图片 2

来源:CVSource 投中数据

▲《长谈》:罗振宇对话罗永浩

据IDC预测,2023年全年AR眼镜销量将达到3190万台,2019-2023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69%。相关报道称,Facebook和雷朋母公司也在合作开发可独立于手机的AR眼镜,在2023-2025年推出。Snap也正在开发代号为Hermosa的第四代AR眼镜。

锤子科技在手机这条路上步履瞒珊,如今已经“卖身”头条,罗永浩却曾经表示已经在研究淘汰智能手机的“人类的下一个计算平台”。

下一个10年,AR真能取代iPhone,或者说能取代智能手机吗?我看不能。

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在与得到创始人罗振宇进行长达八个半小时的对谈期间,表达了自己对VR、AR眼镜的笃定——其终极梦想是做最大的计算平台——他认为,下一代计算平台如果没有意外一定是VR、AR这种眼镜,大概十年之后会成。

苹果的AR战略是通过手机驱动AR

智能手机会被取代的观点也不是老罗第一次提出,Magic Leap的创始人Rony Abovitz就说过AR技术将取代智能手机。

从苹果自身来说,随着苹果的传统三大硬件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个人电脑从增量市场步入存量市场,完全有必要在iPhone之外研发新的产品线将苹果带入第二曲线。早在2016年,库克就一直颇为看好AR,当年口袋妖怪Go的火爆让许多玩家通过手机第一次接触了AR技术,也让苹果迫不及待要将AR来作为下一个新的计算平台,推动iPhone新的创新来拉升销量。库克也曾多次透露,苹果将把AR功能添加到iPhone软件和应用商店,在新iPhone中加入3D传感器,并向开发者开放AR平台,之后再发布一款AR产品。它可以直接运行为iPhone量身打造的所有AR应用程序,一个基于AR技术的新的应用生态系统也或将因此而展开。

智能眼镜是否是苹果的下一个赛道呢?苹果的一系列收购已经表明了其对AR/VR硬件日益增长的兴趣:

苹果在AR领域的动作颇多,比如2017年,苹果收购了加拿大一家名为Vrvana的公司,该公司所拥有一定的AR/VR技术;同时,苹果还收购了一家名为SensoMotoric Instruments的公司,该公司正在开发智能眼镜的眼动追踪技术。2018年,苹果收购了Akonia Holographics,它为AR眼镜生产全息镜头。 2019 年 9 月,中国台湾《经济日报》报道,苹果仍在美国新申请了超过 20 项增强现实/混合现实应用专利,涉及光源、3D 眼球追踪等领域。美国专利商标局披露,苹果申请了用于确定对象注视终点的系统,包括眼球追踪单元、头部追踪单元等。

2010年,苹果以2900万美元收购瑞典面部识别技术公司 Polar Rose。

总体来说,苹果在AR的专利技术方面的累积或许已经到达了一定的高度,推出AR头显设备只是时间问题,但是我们从苹果AR技术的方向来看,苹果研发AR不是要取代iPhone,而是要连接iPhone,加持iPhone的价值,比如说,据此前业内透露,苹果ARKit团队做了一款接iPhone手机的头戴式AR设备,该设备本来计划在今年9月份的新品发布会上发布,但因为内部争议临时取消了。

2013年,苹果以3.45亿美元收购了以色列的 Prime Sense 公司。这家公司专注于开发实时3D 动作捕捉技术。曾经为微软的Xbox Kinect 设计了动作传感器。

苹果分析师郭明錤早先也猜测指出,苹果AR眼镜的作用更多将是扮演 iPhone 显示器的角色,将计算、网络和定位传输到 iPhone。而《CNBC》认为,苹果的iOS平台也有着数千种的支持增强现实应用程序,将有助于让苹果打造更多内容,用于智能眼镜。

2014年12月,苹果发出招聘信息,招聘有经验的 VR和AR技术工程师,有一份招聘广告中还明确写了被选中的将参与到为下一代苹果产品开发基于 VR和AR的软件及工具。

从苹果的专利技术到库克对AR的设想以及当前的相关爆料来看,苹果的AR眼镜是基于iPhone的功能进行延展,连接iPhone创造新的玩法,为iPhone的iOS软硬件生态加入新鲜的内容血液,iPhone是本,AR是辅,AR作为一款新的连接iPhone的硬件,它对苹果来说,更重要的意义是丰富iOS的软件服务生态与品类。比如说2017年推出AR开发平台ARKit还在持续迭代,2018年底,市场上已经有6亿台可兼容ARKit的iOS设备,App Store上支持ARKit的App数量从2000多款增加到3000多款。AR相对于VR来说,优势在于它不需要额外的头盔等硬件直接通过iPhone就可以玩,大范围推广并不难。但如果AR缺乏与iPhone的连接,无法嫁接于iOS生态之上,AR就成了无本之木。

2015年2月,苹果申请了一项专利,把一台头戴显示装置和其他类似于iPhone的便携式电子设备结合以便用来观看。

从Pokémon Go等游戏来看也是如此,AR技术的想象空间在于和Siri、相机和全屏幕、地图等诸多基于手机平台操作的软硬件功能相结合,AR如果带动更多的AR游戏爆款,才能指引iPhone软件的新的创收空间。

2015年3月,苹果又用3200万美元收购德国增强现实技术公司Metio,与此同时171项AR领域的全球专利也收入苹果囊中。

从技术本身来说,AR是一项为其他产品提供服务的支持性与扩展性技术,比如为各种产品提供AR界面,AR眼镜也需要连接智能手机来获取网络连接、存储、以及AR应用所需的处理能力,它还无法基于AR技术发展成一款完全独立的产品。

2015年9月,又有消息曝出苹果收购了一家瑞士名叫Face Shift的公司,这家公司的专利是快速准确的无标记面部动画捕捉技术。

因此我们看到,从苹果的做法来看,都是手机驱动AR的战略玩法——AR为iPhone的软硬件生态添砖加瓦,AR与iPhone协同的产品将起到提升iPhone的产品创新体验的作用,将iPhone的硬件在内容玩法与生态层面的差异性与其他手机厂商的玩法凸显出来,朝向不同的路径方向演变,彰显iPhone体验的差异性与营收的想象空间。

图片 3

为何说AR眼镜10年内无法取代手机?

▲苹果申请了大量AR / VR眼镜专利

其实早在2014年前后,很多人喊着智能手表要取代手机,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再后来,被称要取代手机的玩意儿是VR。尤其是2015~2016年前后,大量创业者一窝蜂扎向VR,HTC当时表示要全力投入AR,手机业务在彼时已经不是HTC的重心,但HTC今天不仅手机业务在行业中已经可以忽略不计外,VR业务也看不到盈利前景。

经过并购,苹果2017年推出ARKit,苹果在过去几年的WWDC全球开发者大会上也一直在大力推动AR软件的开发,先后发布了ARKit、ARKit 2.0和ARKit 3.0开发平台。ARKit推出后,iOS上出现了越来来越多的AR应用。

一项产品做到对另一项产品的彻底替代,要从三个方向来看,其一,它彻底解决了前代产品的短板、具备前代产品所无法实现的超便捷的移动体验,在体验上远远超出了原有产品。比如智能手机对功能机的替代,是因为它创造了全新的娱乐化触屏体验,改善了原有手机产品按键触屏短板,也改善了手机端互联网产品与游戏的短板。其次,它颠覆了原有产品的价值体系,颠覆旧有产品模式,形成新的生态系统,或者说,由于前代产品缺乏生态系统的建设,让人们可以轻易从原有的软件工具产品中撤离。比如微信对短信的替代这属于这类;其三,它创造了更便捷的连接性与更优质的体验。手机对BB机的替代就属于这类。

苹果公司高级软件工程副总裁Craig Federighi 就表示,苹果正在打造世界上最大的AR平台,并着手为开发人员提供构建和丰富虚拟内容所需的工具,用于互动游戏,沉浸式购物体验,工业设计等的真实场景。

如果从AR与手机的对比体验来看,AR并没有做到这三点的替代优势与属性。手机的优势与前景、体验相对于AR眼镜并无明显短板,反而是眼镜类产品局限颇大。随着5G时代物联网时代来临,手机在连接万物的潜力上还有更进一步的延展与挖掘空间。

库克更是多次公开谈到AR的前景,称这种技术“意义深远”,因为该技术“放大了人类的表现,而不是孤立人类。”

根据一些人的畅想:“未来用户就不用随身携带手机,只需要用眼镜处理所有事。”这种人云亦云观点的大概意思是:“用户已经懒到出门不想带手机,手机成为现代人的累赘,眼镜极大改善了手机操作的短板,带个头显出门每天在头盔上处理事务要比拿个手机更为方便。”这种观点明显违背了常识。

图片 4

即便从便携性与移动性来看,手机仅是掌中之物,它目前已经做到了轻便、便携、易操作的极致。从用户习惯与产品体验、操作便捷性上来看,带着头显拨弄眼镜并不比双手去操控手机方便,况且在处理文档、打字、游戏等玩法体验来看,手机触屏体验并非眼镜所能取代。

在FaceID,让我们看到了苹果最大的野心:推动AR时代来临,并且做AR时代的智能设备旗舰与服务入口。

正如有网友一针见血的指出:“AR如果要取代手机,难道戴个头盔用脑电波打王者?”

FaceID使用深度传感器扫脸,使用神经网络实现人脸识别并实现屏幕解锁以及身份认证,FaceID使用时需要扫描人脸并建立3D人脸模型,而建立3D人脸模型是让用户进入AR世界的第一步。基于人脸3D深感面部信息的Animoji,之后也引来其他智能手机厂商的纷纷效仿。

而眼镜本身的形状特点与脆弱性决定了它也不适合随身携带。此外,AR 设备的一大痛点在于必须集成高性能计算设备,使头盔变得笨重,是否适合全天候佩戴也是个难题。

除了上述的一些软件层面的布局,苹果还在CPU方面有着深厚技术积累,图像处理器还支持实时光照,使虚拟物体看起来非常逼真。

从玩法来看,增强现实的优势可以让人们通过全新的方式与真实世界互动,但它更多需要与其他硬件终端与平台实现更好的操作与呈现,包括驾车导航、社交以及AR社交游戏等均需要与智能手机结合。

假设郭明池是从产业链上得到的准确消息,那么,苹果的AR眼镜应该具备以下特点:1,拥有独立的芯片从苹果的历史产品中我们就能知道,苹果的任何新品都拥有其独立的芯片,哪怕是AirPods都有一颗W1芯片。拥有独立芯片的意义主要来自三方面:第一是加固自身护城河,第二是更有效的电池管理;第三是更强大的独立运算能力。

因此,AR技术的局限性就在于,它更依赖与其他产品、界面连接、绑定去实现体验的升级,这也是为什么尽管微软HoloLens是当前AR领域最好的产品,但是它并不面向消费者市场,因为AR如果要面向消费者市场,它更需要与智能手机等终端绑定形成协同来创造一种全新的体验。

图片 5

从智能手机这种产品来看,它不可替代性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它的产品功能、通信与游戏体验等层面,而在于它已深入到各行各业,推动了国民生活的便利性,改变了很多行业的游戏规则,连接的行业在无限扩展,它已经成为了许多行业、产品交易、沟通、连接、互动的基础设施——作为一款移动设备,已深入到打车、外卖、社交、电商、支付到图文/视频内容创作、媒体再到工具、游戏、娱乐、金融等诸多行业,用户衣食住行娱乐几乎全部手机绑定,手机应用承载的工种、行、开发者群体已涉及各行各业。

▲“这一切在 AirPods Pro 上都已经初见端倪。”

它已经不仅仅是一款电子产品,而是一个涉及到国民经济诸多方面的基础设施,是一个庞大的生态承载体与连接器,它不是一个所谓的眼镜产品所能颠覆的。随着5G时代到来,手机的价值还将不断延展到物联网领域。

手腕,Apple Watch;耳朵,AirPods;下一步?眼睛,眼镜。苹果是世界上最适合做智能眼镜的公司。

更形象点说,比如高铁、公路交通就是国民经济的基础设施,每个国家都在大力推动基建。未来这些基础设施会随着新的交通工具的发展被替代吗?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技术发展是遵从一定的规律的,交通工具与技术的发展不会在10年~20年的时间突然完全颠覆现有的道路基础设施体系。

软硬件一体化开发,苹果比谁都玩得转;小型可穿戴设备的开发,苹果在手表与AirPods上积累了大量经验;想要快速迭代AR技术、探索AR应用,有2千万iOS开发者、10亿个用户;卖时尚产品,苹果颇有经验;500多家Apple Store实体店,绝佳的demo场所。

要把当前建好的、体验便捷、舒适的基础设施拆掉、重做一套全新逻辑的基础设施,并不是10年内会出现的一种趋势。回到话题,AR是一项与真实世界互动的技术,它可以在游戏领域、教育领域等创造很多新的玩法,AR可以带来更酷的感官体验,给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玩法带来有趣的与现实世界互动的体验,但是它离基础设施的价值属性还非常遥远。

图片 6▲微软HoloLens宣传片截图

即便是从便携性、移动性、操作性来看,手机比眼镜更便携、有更多移动操作的场景。从用户习惯以及人们在手机上所投入的时间、金钱与内容等形成的生态系统规模来看,手机的重要性只会越来越高,而不是越来越低。在5G时代,手机将持续连接深入各行各业,会不断进化,产品形态还会不断创新,手机的刚需性、连接价值性与作为基础设施的重要性是头显设备或者AR眼镜设备所无法比拟的。

Facebook有Oculus,微软有HoloLens,HTC有Vive,MagicLeap有One,索尼有PS4 VR,任天堂有Switch VR。

下一个10年,手机的不可替代性价值将还会越来越明显

这几家公司都在疯狂瓜分VR/AR开发者,让开发者熟悉他们的内容开发工具和平台,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这几家产品目前都具备真3D开发环境。而苹果自家的ARKit开发工具还停留在iPhone这样的2D的屏幕显示上。

贝索斯有一句是这样说的:相对于变化,我更关心未来十年有哪些事情是不会改变的,然后把所有精力和努力放在这样的事情上。

苹果不是先行者,只有在技术成熟度足够保证用户体验的情况下,苹果才会发布新产品。比如双摄、三摄,苹果都不是业内最早,但效果足够好。更不用说iPhone至今还没有“真”全面屏。

10年很遥远,10年也很短暂,智能手机从面世到今天也已有10年光景,但是它依然无法取代PC,甚至也没有取代电视。10年内虽然很多事情已经改变,但很多东西也并未改变。

虽然我相信苹果即便是最后一个发布AR产品线的公司,他也能瞬间号召起最多的的开发者来支持,但是时间上也不能太晚。我们不要忘记曾经在开发者领域如日中天的微软搞Windows Phone的时候,开发者还是无情的抛弃了他。

如前所述,经过上一个10年周期的迭代,智能手机产品已经连接现实生活、经济的诸多方面,手机作为一个重要的计算平台不断推动各行各业的连接与数据沉淀,以手机为核心的各行业生态系统还处于不断发展期,生态系统是不会短时间内被另一个产品取代的。说到底,它当前处于上升期与价值释放期,而不是衰老期,下一个10年,它的不可替代性价值将还会越来越明显。

不论苹果公司的AR专利取得什么成果,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计算产业将会集中在空间计算以及互动能力的实现上,毕竟现有的智能终端设备,包含手机,能够做的基本上都已经做的差不多了,要期待在既有手机构型上实现革命性的使用体验已经不大现实。

说到底,即便AR眼镜未来可能发展成为一款国民级的计算平台,是具备更酷体验的潮流产品,但它的产品应用场景与玩法决定了AR产品不会与手机产生直接的冲突与竞争关系,不会是互相取代的关系。也就是说,这两种产品并不处于同一赛道。

图片 7

对于苹果来说,iPhone的重要性并不仅仅在于它是营收的核心来源,更是支撑起品牌溢价的支柱,是主力舰,就好比通信业务之于华为,社交业务之于腾讯,电商业务之于阿里,这类业务事关根基,根基性业务如果倒下,并不是一款新的产品可以替代,因为这些巨头的根基性业务背后是一家公司的品牌溢价高度、是已经连接众多产业的庞大的生态系统,它很难被颠覆。

AR眼镜会变成新的通用设备吗?这个问题的任何回答都只是想象。但是,1995年时就已经有人说了:地球上的每个人都会有一部手机。

这也是为何苹果研发AR眼镜的初衷与逻辑明显是强化AR眼镜与iPhone的连接,AR硬件背后的应用程序也是苹果iOS内容服务战略的一环,当前苹果在大力发展新闻订阅、Arcade游戏订阅服务、视频服务等内容服务体系,目的都是强化以iPhone为核心硬件的iOS内容生态,打造iPhone下一个10年的护城河,而苹果做AR眼镜的目的也在于此,它起到提升iPhone的产品创新体验、丰富应用生态的厚度与品类,扩大开发者队伍与营收的作用,它能放大iPhone作为营收永动机的增长空间,而绝不是要取代iPhone。

而缺乏定位、战略方向以及技术积累的创业者如果看不到这一点而盲目投入到AR创业中,或将难逃炮灰的命运。

作者:王新喜 TMT资深评论人 本文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我的微信公众热点微评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发布于产品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AR/VR设备会成为下一代手机,基于手机的AR、VR设

相关阅读